3家新三板公司IPO被否真相:工资太低证监会看不下去了

摘要: 这些企业通常被质疑通过降低核心高管薪酬来提升业绩,其业绩的真实性遭受质疑。

09-20 03:11 首页 解读新三板


9月13日,创业板发审委审核的7家公司IPO申请中,否决了4家,仅通过3家。这是2015年IPO重启以来否决IPO最多的一天。

 

纵观今年以来IPO企业被否原因,关联交易、毛利异常、持续盈利能力、压低员工薪酬、业绩下降、商业贿赂、税费问题、境外销售、应收账款、公司治理和内控等问题,也是被否企业频频触及的雷区,并曾被相关发审委员多次问及。

 

综合来看,这些问题直指业绩质量。而解读君注意到,在这些被否的原因中,关于“职工薪酬”的问题越来越频繁。


据解读君不完全统计,在今年IPO被否的企业中,至少有8家企业被质疑员工薪酬问题,新三板被否的4家企业中,有3家均存在该问题。这些企业通常被质疑通过降低核心高管薪酬来提升业绩,其业绩的真实性遭受质疑。


新三板被否企业中 4家有3家薪酬被质疑


截至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中,一共有13家公司通过发审会,4家公司IPO被否,包括爱威科技、泰达新材、耐普矿机和广信科技,“转板”成功率仅76.47%。


四家被拦在A股大门外的公司,除了爱威科技,其他3家均涉及薪酬过低的问题。发审提出的问询问题分别为:


泰达新材:发行人董监高中年薪最高的为总经理的7.62万元,请发行人代表将高管薪酬和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分析比较说明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发行人的薪酬水平能否保持高管和员工的稳定。


耐普矿机:高管薪酬和员工平均薪酬水平和同行业公司比较是否偏低。


对于广信科技管理费用及职工薪酬持续下降的问题,发审委在反馈意见中提出了疑问。


董事长年薪6万 IPO被否


而泰达新材IPO被否,市场人士认为其中一大重要原因便是核心高管薪酬过低。


泰达新材招股书显示,核心管理层的平均年薪不足7万元,其中,2016年,泰达新材董事长柯伯成年薪为6.42万元、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柯伯留年薪为7.62万元、董秘兼财务总监张五星年薪为6.23万元,公司内部董事集及高管6人的平均年薪仅为6.82万元,独董每月2500元的津贴也低于一般水平。



发审会意见指出:发行人董监高中年薪最高的为总经理的7.62万元,请发行人代表将高管薪酬和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分析比较说明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发行人的薪酬水平能否保持高管和员工的稳定。


从泰达新材同行可比公司正丹股份的招股说明来看,正丹化学董事长曹正国2016年的薪酬达107.13万元,而三位副总年薪均未低于30万元。



显而易见,泰达新材核心高管年薪的确低得离谱。


尽管薪酬水平偏低,泰达新材近三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均不足3000万元。2014年-2016年,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761.29万元、2685.62万元和2689.17万元。


曾经也有人提出疑问,泰达新材会不会通过分红来支付高管薪酬?


泰达新材招股说明书显示,其2016年银行存款余额仅597.72万元,但报告期内每年均进行了大量分红,累计分红5872.5万元。


发审会也曾提出疑问,“是否存在通过现金分红支付员工薪酬的情形”。显然,从最终结果来看,泰达新材给出的答案并不能说服证监会。


此外,广信科技2016年其18名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合计领取薪酬255.07万元,平均年薪为14.17万元,其中董事长年薪仅14万元,三名独董年薪仅5万元。其2016年471名员工平均工资为6.28万元,也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东材科技和大连电瓷。


广信科技董事长的薪酬虽已从2015年的10万元提升至目前14万元,独董虽也从2.5万元提升至了5万元,但薪酬水平还是低于同类企业。


薪酬过低 往往扣非净利润不足3000万


实际上,IPO申报企业中,除了上述3家新三板公司,包括品恩科技、绩丰岩土、三锋股份、国策环保和江苏联动在内的闯关A股失败5家公司,职工薪酬也成为发审委关注的问题。


2017年6月,证监会曾明确表示对于IPO企业存在短期缩减人员、降低职工工资、减少费用调节利润,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利用隐形关联方及显著不公允的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等手段粉饰财务报表的坚决予以否决,并视情况进行专项问核、现场检查、采取监管措施、移送稽查等方式严肃处理。


高管薪酬过低,或者员工薪酬异常的质疑最终指向的是利润调节问题。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指出,如果薪酬调节太夸张必然会引起证监会关注特别是主要成本是人力成本的公司。


而品恩科技IPO被否的一个原因便是,发审委质疑的一个重点便是品恩科技各期营业成本-人工和应付职工薪酬之间的量化关系。



发审会询问其各期期末存货保留的人工成本和结转进营业成本的人工成本的划分标准和依据,营业成本中的人工持续低于期末存货中保留的人工的原因。报告期内,各期发生和分摊的人工成本变化不大,但营业成本分摊的人工变化较大的原因。请保荐代表人说明对职工薪酬分摊的核查过程和核查结论。

 

实际上,薪酬过低或薪酬异常,这在扣非后净利润低于3000万的拟IPO企业中是较为普遍的现象。


上述8家被否企业中,三家新三板拟IPO企业中泰达新材、广信科技、耐普矿机的扣非净利均未达到3000万元。国策环保三年扣非净利润均低于2000万元,而三锋股份2014年-2016年期间也是仅2016年扣非净利润超过了3000万元,江苏联动2014年-2016年期间也仅2015年扣非净利润达到3000万元,其他两年均低于3000万元。


而另一位资深投行人士也称,薪酬过低是审核关注点,万一被证实大概率可能会毙掉。


尽管上述企业IPO被否并不只是因为薪酬问题,但从今年发审委的IPO审核来看,发审委询问的问题更加细化,从近期IPO通过率来看,看似并无规律可循,有时候同一批公司全部同过,有时候一大半被否。


投行人士指出,首发审核涉及的各类问题并非独立的,证监会最后公布的询问事项不一定是导致被否的致命问题,但一般是审核委员共同认为存疑的事项。


菁财资本创始合伙人葛贤通(K先生)表示,“企业IPO通过与否,还是和公司本身的质量有关。昨日被否的四家公司,有3家净利润太低,还有大客户依赖、主营业务两年内有较大变化等问题。”


从今年以来被否的企业来看,净利润过低以及涉嫌利润调节仍是证监会特别关注的问题,不管是新三板拟IPO企业还是其他IPO申报企业,随着IPO审核趋严,要想扣响A股这扇大门,关键是打铁还得自身硬哪!



我是小板

全景网·解读新三板运营君

扫码添加好友,发送名片,邀请您进群



首页 - 解读新三板 的更多文章: